淮北小山

毒液这么可爱,什么都懂点儿,情商高再加撩妹技能满点,怎么可能是个loser!


和暴乱的第一个孩子降临后,发誓要为人类未来奉献自己全部的小妈妈忽然犹豫了。

他不想将自己的孩子奉献给上帝,这弱小的生命像是一条神秘的锁链把自己和暴乱牵扯捆绑起来。

从一开始他侍奉的就是恶魔。

这个野心勃勃而又文质彬彬的野心家是暴乱最柔软的内核。


当他们开始战斗时,这具身体为他提供了全部的战斗能量,足够他化身巨斧在敌人身上凿开个不可愈合的伤口。


暴乱把他置于被自己包裹起来的保护下,唯有死亡才能将他从卡尔顿身体里拉扯出来。


卡尔顿是暴乱想要征服的宿主,亦是他想要守护的对生命科学有着过于偏执憧憬的小男孩儿。


为森么要举报我的车车QAQ


毒埃‖男朋友因长相自卑事件始末

“埃迪!”


这是一声不满意的抱怨,由低沉得略显阴暗的男声嗓音哼唧出来,有些违和。


但埃迪还是一边给老板桌后的女人不失绅士的笑脸,一边悄声回应了,


“怎么!”


“我饿了……”毒液不高兴的小情绪溢于言表。


“不是现在,好吗?”


“埃迪?”女人显然很少受到这样的冷落,无论从任何方面,她都很欣赏这个独立而散漫的自由记者,借采访为两个人谋得个罗曼蒂克之夜,听上去是个不错的主意。


埃迪只好回过神继续来应付这个无论在工作还是情感上都雷厉风行的女强人。


她确实很带劲儿,埃迪必须承认这个。


这个想法刚一冒出就得来了毒液大肆的抱怨。


“你品味可真烂,她甚至没有那条狗好吃!”


“瞧她疯婆子一样的发卷!”


“住嘴毒液!”埃迪恶狠狠地凶了他。


“我还是更喜欢安娜的金发!”毒液在埃迪打断自己之前抢着说完了这些话。


“埃迪?你还好吧?”女人露出了不解的神情,很少有人能对着自己神游天外。


“当然……只是……那么今天的采访……”埃迪忍着毒液的喋喋不休,尽量让自己的表情没那么反常。


“那么不如先停下来,我们一起去吃个饭如何?”女人露出了温柔的表情,她真的很会利用自己的女性身份打动别人。


“拜托……”毒液发出了一声呻吟,进而激烈反对,“不不!我不去!”


“我很愿意,但恐怕不行,否则我女朋友就要因为我错过我们的纪念日把我的头拧下来当球踢了。”


“女朋友?”女人笑意盈盈地瞧着他缺人打理而皱皱巴巴的皮夹克外衣,而毒液则在他脑海里愤怒地抗议,“是男朋友!男朋友!”


埃迪不胜其扰,“好的,好的,是男朋友!”


“哦,”女人露出了出乎意料的表情,毒液则满意地开始了小声地哼哼。


“那可真遗憾,但是或许你们可以赏脸让我可以请你们吃个饭,我知道在……”


“我要去!”毒液当即大声喊出。


埃迪倒是对她快速的转变感到意外,女人已经隐去了关于女性的那部分感性,显露出了商人的精明,她需要埃迪的报道来为自己获得某些社会阶层的认同。


这恰是埃迪最不想被人利用的部分。


“我要去!!”毒液还在喋喋不休。


“我们不去,”埃迪咬牙切齿地回绝,“我恐怕他不适合出席。”


“我适合,我可以。”


“这倒是很新奇的理由。”


“因为他丑的令人心惊,”埃迪吐字清晰地成功打断两个人的侵扰。


“那么,您秘书会再联系我的对吗?”他绅士地朝女人笑了笑,就尽快让自己从这两个难缠的人之间抽身了。


准确的说是一个,因为另一个话痨被他随身携带着,尽管他出奇的安静。


“毒液?”


没有声音回答他。


“寄生虫?”


“道歉!”


“好吧,对不起。”


回答他的仍旧是令人不适的沉默。


“嘿兄弟,你怎么了?”埃迪顺脚拐进了超市。


“不是这个牌子的巧克力,”直到他要结账时,那个声音才重新复苏在他的耳边。


“对不起,”


“我能感觉到你是故意拿错的,没有歉意!”


现在埃迪真的听出了毒液的不开心。


“嘿?”


良久的沉默,似乎是他思索了很久才别别扭扭地开了口,“我真的很丑吗?”末了又生气地补充,“那个女人真的不好看!”


“你是在为着自己难堪的长相感到少女一样的忧愁?”


“认真点!”


埃迪把巧克力吞进肚子里,含含糊糊地开口,“以我的审美来看……”


“我在我们星球是很英俊的!”


“得了吧,一团英俊的泥巴?”


“你不喜欢我的长相!”


“不是,”埃迪迅速回答,这引来了毒液更大的愤怒,“我知道你心里回答的是!”


“嘿,你得理解我,每次和一团长着巨齿的泥巴接吻,动情时还要小心不被你的獠牙戳穿喉咙!”


“我每次都很小心的!”毒液委屈地怒吼。


直到埃迪抱着两大袋食物用脚踢开他们的小破公寓大门时,毒液没没有再理过他,而埃迪已经不太适应没有话痨在耳边嘟嘟囔囔了。


“再吃点吗?”


回复的是某寄生虫不满意的哼哼。


“嘿,毒液?”


他咬下一大口西红柿,


“吐出去!!!”


终于让它重新开了口。


“你知道,我也没那么好看。”


“我知道,像个长多了枝丫的粉色肉虫子!”毒液愤怒地开口,又失落地补充,“但她们就吃你这套。”


“也许是因为外貌根本没那么要紧,咱俩对于彼此不都是这样吗。”


“哼……话是好听”


“关键在于我自带撩妹气场!”埃迪说着又啃了口手里的西红柿。


“吐出去!!!”


他大笑着吞下去,卸了浑身的力气仰在沙发上,小公寓里没有开灯,窗外的霓虹才打在他露出的好看的脖颈上,有黑色的触手从他紧致的肌理里伸出来,在点点光斑上温柔地摩挲着。


“我还是觉得你在骗我,”毒液仍旧委屈。


“享受这个夜晚吧,”埃迪悠悠叹了口气,看着黑色的黏液从自己身体里浮出,聚成一个委屈的表情不适宜出现在它上面的面孔,凑上前去浮光掠影地亲了亲它,毒液立刻兴奋起来,像狗子一样在自己身上来回蹭着。


尽管他们在不同的种群里都是不那么招人喜欢的loser,但是偏偏最适合彼此的就是自己。


垃圾复健……果然不能无限倦怠……


“亲你是毒液的主意”这种红果果的暗示不用说,毕竟正主已经提前表白“我喜欢你了。”


为了你背叛整个种族也没所谓顺便还干掉了老大。


忠犬吃货攻×健气人妻受我吃了


毕竟这么适合r18,“你我之间毫无秘密可言♂”


10年是一个坎


梦魂惯得无拘检,又踏杨花过谢桥

gradence‖男孩儿

Graves看得出男孩正在试图取悦自己。

那双粗糙得异于同龄人的手指节过于粗大,扁平的指甲盖上尽是被主人如同啮齿类动物一样啃食过的痕迹。

这双手的主人害怕自己,Graves看得出来。

冰凉的指腹哆嗦着蹭过自己后颈的皮肤时没那么好受,他极力地忍耐了下来。

Credence谦卑地弓下腰去解他靴子上繁杂的扣与结,暴露出一节细白的脖颈给他,柔软如婴孩样的头发温驯地在烛光下闪着珍珠贝样的光泽。

他把自己宽大的手掌覆在那个小璇儿上时,那孩子的脖颈迅速地僵直了起来,隐匿在杂乱的发中的一双耳朵登时红得如同深秋的桑葚子。

他不喜欢自己的养子这般懦弱无能的样子,但是在他体面而风度翩翩的皮囊后,某部分暴虐而极具控制欲的情绪里,他要这孩子全身心得依赖自己,害怕自己,Credence肉体与灵魂上的战栗都需要由自己亲自赋予。

帮先生套好拖鞋,Credence站了起来,事实上他比先生还高了一点,但是他喜欢在先生面前把自己蜷缩起来,像只无辜的幼兽一样等待先生进一步的指示。

“Credence,”Graves轻轻在他脸颊的两侧分别浅啄了下,“我的男孩,欢迎回家。”

“谢谢您,先生。”男孩儿小心翼翼地回答,但掩饰不住看向Graves时眼中熠熠的神色。

“Hogwarts如何?”Graves如往常一样把Credence像只松鼠一样揉进怀里,朝餐桌走去。

他为Credence求得通融,即使已过了去学的年级,但魔法部仍为这个失孤的男孩儿谋得了去魔法学校旁听的机会。

Graves知道自己怀中这个怪异的男孩儿在那里的日子注定不会好过,但意外的,Credence难得地显露出兴奋的表情。

“那里很好,先生,我在那里……”

“秋葵汤,久违的美味,Cre.”

“是的,先生……平安夜快乐。”男孩儿转瞬将那个快乐的学院抛在脑后,谦恭地回答着。

“平安夜快乐。”Graves随手从那颗被Credence装饰得花里胡哨的圣诞树上摘下只半青半红的苹果送给男孩儿,看着他虔诚地收下。

“谢谢您,先生。”

“这间昏暗的小屋子怕是抵不上城堡能带给你的快乐了。”他端详着手中的汤匙,被擦得锃亮的汤匙背面映照出身后男孩儿憋的彤红的脸蛋,手里还紧攥着那只苹果,骨节发白。

“不是的,先生。”男孩儿已经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了,但还是尽力吐字清晰地回答先生。

“我不是这个意思,Cre,”Graves尝了尝碗中的汤,“很好喝。”

“谢谢您,先生。”语调怪异战栗。

“过来,我的孩子。”Graves等汤汁滑过自己的食道落入胃里才开了口,“我以为你会受到欺辱,但是很明显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优秀。”

Credence跪在养父的两膝间,头枕在Graves的大腿上,任他揉弄自己刻意留长了的头发。

“没有,先生,老师同学们都对我很好。”

“真叫人意外。”Graves喃喃。

“但是我还是更喜欢这里,”男孩儿仓促地解释着。

“当然,”回应他的是男人心不在焉的敷衍。

“我更喜欢和先生在一起。”男孩崩溃地揪住Graves的大腿,急于表达自己的忠诚,忽然迸发的情绪让Credence有些晕眩。

“嘘……”Graves终于听到自己想听到的那部分内容。满意地把男孩儿的脸捧起来,剥开那些稀碎的头发,用温热的嘴唇在他脸上蹭着,最后停在了男孩儿因气喘吁吁而怦然跃动的脖颈上。

先生尖锐的牙齿刺破皮肤,粗砺的舌苔滑过破损的皮肤时总是让他疼得忍不住要掉眼泪,但男孩儿还是发出了小兽样满足的呜咽。

“嘘,Credence。”

Graves轻晃着怀里的男孩儿,似是哄他,又像有意识的催眠。

“我永远不会离开你的,你呢?Credence?”

“我也是,先生,Credence永远忠于您。”男孩儿无意识地小声呢喃着,重复着。

霍传军×楚瑜 (二)

小天使们的催更是我更新的动力……

不好意思是我太懒了ORZ

一在这里:(一)



基于昨天沙麟难得地在外人面前表现的好脾气,楚瑜地在会客厅里再见到西装革履的霍传军时也很聪明地没有显现出意外的表情。

 

昨天的宿酒让他整个人都蔫蔫地窝在座位里,他很清楚自己在生意场上的斤两,与其漏洞百出让人笑话,不如老老实实地在沙麟旁边做个花架子。沙麟为了这次与霍传军的合作在关系上已经疏通了很久了,毕竟两人在广东这边的生意才是刚刚试个水,很多时候还要借力各种关系。

 

那些人在谈判桌上装腔作势的样子看着就叫人心烦,报告数据也听不懂,刚颁布的条例尽让人心里添堵,楚瑜百无聊赖地盯着自己指甲瞅,就在他马上就可以练就老僧入定的神功的时候,听到会议桌那边传来了轻蔑地哼声。

 

在唇枪舌战的谈判桌上这样的杂声根本不会被人留意到,但是楚瑜保证自己清清楚楚地听到了,并且极快地认定这就是霍家老大对自己的蔑视。

 

这么多年来,他不是不知道外边儿怎么说自己一无是处,但是他就是本能地受不了那个自己瞧不上的山东大傻帽儿瞧不上自己。

 

突如其来的愤怒让他骤然起身,舌战正酣的一群人吓了一跳,只见这个做事吊儿郎当的太子爷忽然跳脚发起火来,怒气冲冲地隔着老长的会议桌瞅着那边即使被人忽然瞪视着,却仍旧怡然自得的霍传军。

 

一屋子的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纷纷噤声,楚瑜被所有人盯着瞅,也有点莫名地难堪,霍传军仍是不愠不火,等楚瑜脸慢慢涨得通红,才慢条斯理地问“楚总有什么要讲的吗?”

 

楚瑜一腔怒火平白被噎回来,又不好当着这么多人面耍少爷脾气,站在那里下不来台,沙麟这才慌忙起身把他按回座位里,示意手下人按着刚才的思路和霍传军那边的人继续往下谈。

 

平心而论,楚瑜心里一直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但他有爹有弟弟罩着,小错不断,大错不犯,他不在乎别人怎么讲。但是霍家人不一样,他在霍家老大身上犯过的浑,是他借着时代的错误捅过的最大的篓子。他是自私自我,睚眦必报,但是也不是没有良心,不懂是非。

 

潜意识里他知道自己对不起桌子对面坐着的那个人,但这种复杂的感情经过他那简单的脑子一处理,只变成他不能让霍传军瞧不起自己了。

 

散会后,沙麟提议双方一起吃个饭,增进双方磨合的同时还能把会上敲定的东西细化下,楚瑜却连着推脱,甚至把上学翘课时肚子疼的那一套都拿了出来。

 

掰扯不过他,沙麟只好拖着人去霍传军面前道个不好意思,

 

“小瑜今天有些不舒服,知道会议重要,强撑着过来,听说霍总和小瑜是一个院儿里玩出来的发小,您多担待。”这话说的情真意切,末了又暗示楚瑜和自己刚相认的“发小”打个招呼。

 

楚瑜只红着眼盯着霍传军,霍传军也不躲避,“是发小,”他笑着朝楚瑜点点头,“怎么会不担待?”

 

沙麟这才舒口气,以为两个人先前结下的梁子就这么算过去了,正要开口搭话,霍传军又皮笑肉不笑地说,

 

“更何况,我们还是亲家呢。”

 

这话实打实让楚瑜打了个冷战,他心里明白,霍传军这样的性格,自己使得那些绊子只会让他更瞧不起自己,那样不服输的人无论如何都高过自己一头。他做的那些下三滥的事情霍传军可以既往不咎,自家弟弟把霍传军弟弟拐走这件事,让楚家老大看自己着实不爽了。